傾聽‧我說

關於部落格
listen...


var _gaq = _gaq || [];
_gaq.push(['_setAccount', 'UA-19608759-1']);
_gaq.push(['_trackPageview']);

(function() {
var ga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ga.type = 'text/javascript'; ga.async = true;
ga.src = ('https:'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? 'https://ssl' : 'http://www') + '.google-analytics.com/ga.js';
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'script'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ga, s);
})();



#mainFrame,#mainFrame2,#viewPicDiv{top:0}
#chromemenu{display:none;}
  • 1064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生豬頭皮


………
佑佑右耳下方痛痛二天。今天早上再看,佑佑的右耳下方,及向前延伸到臉頰部位腫起一個大腮幫子。哈~傳說中的豬頭皮出現了!問她感覺,她說:「耳朵下面痛痛的,臉熱熱的很溫暖。吞口水不會痛。」這學期上學剩下三天,少一天她也不願意,她說她要去學校。


趁小孩吃早餐時上網查了腮線炎,結果跟小時候老師和校長講的一樣:病毒感染。多喝水、多休息、預防發燒,時間過了就好了。幫小孩做便當時心裡先預演一遍,再確定佑佑真的很想上學,就把上網察看的結果和自己小時候得腮線炎的經驗、旁邊同學的慘事講給他們聽。跟他們說要他們別怕,多洗手、多喝水…時間過了就好了等等。


孩子們問什麼是腮線炎,得到腮線炎會怎樣?我是這樣回答的:「…你們想一想曾經看過的卡通影片裡面,哪一個人得過腮線炎?…他的臉腫很大一邊,他的姨媽用紗布裹著冰塊,纏繞在他頭上幫助消腫;這個得腮線炎的小孩每天被逼著喝二湯匙,那是對腮線炎一點兒幫助也沒有的、難喝的藥水。他的哥哥還拿那難喝的藥水餵他們家的貓…。他是誰,誰得過腮線炎?」


看起來小孩的腦子正飛快地搜尋這號人物,佑佑猛地舉手說她知道:「我知到,他哥哥的朋友的家在一棵樹上!…那個…我忘記他叫什麼了…。」彼得。我說。知道了嗎,腮線炎就是那樣,過程也是。好啦~佑佑你在學校要多喝水哦。然後,三個孩子以一種「腮線炎沒什麼嘛~比感冒還容易打發~」的態度上樓刷牙準備上學。


我請佑佑留下來幫我收桌子,跟她說「阿咪小時候也得過腮線炎,那根本沒什麼…」的另外一半故事。也就是不管走到哪裡,學校也好、菜市場的家裡也好,只要得腮線炎的人出現,就會被所有的人取笑:「啊~~哈哈哈,生豬頭皮生豬頭皮~~!」既使是好心的善良人士的關心疼愛,說的也是:「唉喲~這口連喲~你生豬頭皮ㄋㄟ~。」關心也好取笑也好,腮線炎在你老母我的年代裡,就是統稱「生豬頭皮」。生了豬頭皮的人要做五到七天的豬頭被取笑。


佑佑聽完擔憂地看著我,她小聲的說:「妳有跟哥哥姊姊說腮線炎是生豬頭皮的故事嗎?」沒有,只跟妳說。佑佑歡喜甜甜地抱著我:「阿咪~謝謝妳~我最愛妳了!」她上樓之前伸出三根手指頭說:「今天是第三天~~再四天我的腮線炎就會好了!」阿咪問佑佑:「阿咪可以拍照嗎?」嗯……好吧。希望不會看起來太肥。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