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086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Murray和Peter飄洋過海

sungan:

離開痞子堡一年二個月,以為大概忘光了的人事物,在你的留言出現當下,新鮮得就好像我昨天才在Frick Park.步道口遇見了 Peter and Murray呢!


這男人不是Peter,在大便的狗也不是Murray。這是道地的Frick Park的春天,公園的入口。



我,非常感激你,傳達給我那麼重要的消息。

當然記得Murray和Peter!
那個秋天、冬天和春天,Frick Park.步道上的落葉、踩在白雪上的聲音、掉落在地上被踩爆或是壓爆了的臭得要死的銀杏果實,我經常在那裡遇見他們。我是喜歡狗的,Peter放任 Murray到處跑到處竄,直到看不見Murray了便悠哉地喊起:「Mu~~rray~~。」

Frick Park的深秋



那時候經常、或該說是天天,天天在公園裡聽到老人喊狗的聲音,和偶而出現身邊灌木叢裡竄動的狗,我問那狗:「嗨~你是  ㄇㄟ  蕊  嗎?主人在找了哦!」  ㄇㄟ  蕊   從來都不理我。和老人錯身而過時打了招呼道了早安,跟他說我看見  ㄇㄟ  蕊   了,在灌木叢裡咻咻咻咻跑。老人說沒關係。他叫批特,一直叫  ㄇㄟ  蕊   不是要叫狗回來,而是要讓狗知道:我   批特    在這裡,你安心玩耍吧,我不會把你扔在這裡自己跑掉的。ㄇㄟ   蕊  是受虐狗,被批特收養。


Frick Park的冬天



然後我們越來越熟識,  ㄇㄟ   蕊   遠遠看見我會搖尾巴,好一陣子之後ㄇㄟ  蕊  終於同意我可以摸摸她的漂亮長毛。批特說這是很不容易的事情。我們在松鼠丘的民家自營咖啡館外碰面,聊了好多捨不得但必須說的話,比如說我們就要回台灣了,以後或許再也見不到面了.............。那天的天氣真好,我們在咖啡館外互相祝福。  ㄇㄟ  蕊  趴在我的腳邊,我也和ㄇㄟ  蕊  說了好多好多話呢!

松鼠丘將近四年的生活,真是美好極了!
感謝Murray和Peter並且祝福他們平安。
非常謝謝sungan:是你,讓我如此地接近那份美好。
願你們也一切都好。


Frick Park兒童遊樂區內著名的恐怖彎道溜滑梯,屁股下需墊紙板,不然屁股、大腿會火辣辣。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