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086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尋求新生的人

坐在中間和後排,脖子伸得高高才看得到我的那幾位:
因為被前面排的大頭擋到視線,所以必須向左挪或向右挪的那幾位:
第一排最左邊的年輕弟弟:
幾位一看就知道是你們那一個行業的龍頭老大,以及曾經持有槍砲彈藥者:
有將才樣、年齡似乎與我相仿的幾位先生:
還有那位雙臂撐在大腿上、手上轉著佛珠的微笑阿伯:
 
你們以為我故事說完了回家就忘了你們了,對吧。很抱歉,我沒有。不但沒有,回到家之後的我,反倒像是自言自語般地在心裡繼續與你們說著話,彷彿你們仍在我的眼前。好像我們八九十個人還一起看著那一部我說絕對很好看,但當天卻沒有全螢幕畫面,也沒有出現中文字幕的電影:瘋狂的石頭。
 
又幾天過去了,我仍想著你們,所以,決定寫一封信給大家。不管你們是不是每個人都能看見這封信,也不管你們是不是有在「信到(台語:相信)」,我就是要寫這封信。藉著這封信,把我那一天沒有講到的,沒有講完的和要講忘記講的,通通交代清楚。因為我必須說完我的,才能對你們說:換你們說你們的!
 
我,雖然肝臟上的癌細胞依然螢光閃閃,但距離醫生說我剩下一年可以活、至今,我已經吹過好幾次生日蠟燭了。我的朋友家人、醫生病友,大家都說我很棒,一點也不像乳癌末期的病人!各位哥哥弟弟們,我不像快要被人抬去種的人,因為我跟你們一樣勇敢不怕死,也跟你們一樣害怕死亡找上門。而且,我比你們任何一個人都早死的機會還蠻高的。有鑑於此,我時時刻刻努力活著,珍惜死掉抬去種之前的所有時光。而這樣的努力,不論是生病前過著坎坷苦日子的時候,還是生病後永無止境似的化療,我的態度都是一樣的。這樣,說明天就得死了時,才了無遺憾。
 
我知道要改行換業很難。那好比叫有煙癮、酒癮、賭癮的人戒煙戒酒戒賭一樣難。除了要自己克制自己不吸不打不往賭場走以外,還要面對好久不見的朋友們的招呼:「來啦~來一根啦~慶祝出獄!」、「來來來~厚~好不容易出來了~有一筆生意你要不要做?」要是家裡是經營這種事業的,出獄後根本無從選擇,重拾老本行不但三二下就上手,而且若要自用還不用花錢。如此,便符合了新聞報紙左鄰右舍的說法:「煞煞去啦~碰毒的喔~十之八九都會再回籠啦!」就像人家說:「戒煙(酒)(賭)喔~ㄎㄚ難哦!」
 
你們心裡一定也想:談何容易啊~要克制自己不去碰已經是一大難事了,還得要拒絕毒友相找(台語:互相邀約)時的誘惑。家裡若是經營這款事業的,還得面臨改途(台語:換行業):自己會的功夫沒幾樣,有案底的人工作又不好找:外面金融風暴搶搶滾,博士班畢業生也跟平民老百姓搶清道夫的應徵工作。厚~~要改途實在是足(台語:非常)困難ㄟ啦!而且朋友會一直來相找ㄋㄟ!人不可能不交朋友呀。
 
沒見過你們也就算了,管你們是不是一而再再而三被抓回籠的煙毒犯、槍砲持有者。我自己可是化療打針、買菜煮飯忙得不得了耶!而且,我化療的副作用一來,也不輸那些犯毒癮的人呢!可是,我不但見了你們,那天,還對著你們滔滔不絕台語夾國語地講了那麼多話。雖然你們只是盯著我看,沒有跟我說上一句話,但是你們的掌聲不就是給我的回應(掌聲好響亮啊~我承認,當下我有嚇一跳!)。這樣,就沒辦法算了。我,到現在寫這封信為止,依舊真心誠意地希望各位哥哥弟弟還有轉佛珠阿伯,每一個人都是十之一二,不要成為總是會被抓回籠的十之八九。
 
一條命,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。離開監獄以後,過看看不是毒蟲毒販、不耍刀弄槍的生活。這一生已經當過煙毒犯,玩過刀槍、恐嚇過人,也許也做過各式各樣下三爛的勾當,以及經驗過成果輝煌的夜晚。有過過這樣的人生經驗就夠了,不要再多幾次了。是個男人,出去以後開始向自己的毅力挑戰吧,過幾段心情平淡、飲食貧乏、單調乏味的生活:找個可以餵飽三餐的工作,在枯燥無聊一點成就感也沒有的工作中,享受挑戰自己、成功之後的清靜感。能夠成功,就一定能認識些『不是一天到晚玩官兵抓強盜的朋友』,就能看見自己生命的另一個視野,然後站在那個新視野上重新出發。
 
我去菜市場買菜的時候,會跟毒蜂先生買水果。跟其他水果販比起來,毒蜂賣的水果種類真是少、頂多四種,但都是極等很高的水果,而不是醜醜爛爛的便宜水果。我猜估他一天營收頂多2000塊錢,有時一天賣不到500塊錢。而賣水果所得的錢要扣批貨成本、扣攤租、扣三餐、扣房租、扣水電費,剩的能真正放進口袋裡溫暖著的,應該是不多了。
 
為了寫這封信給大家,為了證明真的有人成功的做了十之一二,我今天大膽的問毒蜂先生:「你怎麼有辦法放棄以前的買賣和擦桃(台語)生活?」毒蜂先生拿哈密瓜的手在空氣中很明顯的停住,當時我認為自己要被安怎(台語:怎麼樣)了。結果沒有。毒蜂先生把我要買的哈密瓜裝進塑膠袋,然後和我眼睛對上眼睛,笑笑的不好意思的說:「阿都不想再浪費自己的性命了ㄇㄟ。殘殘(台語:下定決心)都嘎離開故鄉,來花蓮重新開始~哈哈哈哈。」我又問:「朋友相找怎麼辦?」毒蜂先生說:「阿都看到號碼不要接ㄇㄟ。只接阮老母ㄟ電話。」再問:「沒有朋友不無聊嗎?」毒蜂先生說:「不會啦~~整市場都是我的朋友~不會無聊啦~!」
 
我對著毒蜂先生拍手鼓掌,就像你們對我拍手鼓掌那樣,我讚美說他好棒!他害羞不好意思地說謝謝,說他真的不要再過以前那種生活了,他決定要有新的開始:他每天傍晚到資源回收站學做環保志工.......賣剩的不漂亮的水果,他拿去與更窮苦的人分享............他,就是十之一二。
 
轉佛珠阿伯。年輕的那位弟弟。眉毛很粗很濃的那位大哥。很有將才的那幾位兄弟。送我很多笑容和笑聲的兄長們:那一天,你們的笑聲真是好聽,笑容也好好看喲~一點兒也沒有壓力,那麼自然地綻放。但是出去以後這樣的笑聲和好看的笑容能保持多久?如果,我是說如果,如果你們當中有人出去以後把持不住又被抓回來了,然後關在籠子裡的你想到了我。我在這裡先跟你說:「我還是相信你是我們的十之一二,你一定有機會是十之一二的。因為你還有未來!除非你壓根就不想從良,以住監為樂,就另當別論了。」
 
寫到這裡我的故事即將接近尾聲,我問我自己:「你還是很羨慕那些關在籠子裡的男人嗎?」我的回答是:「是的。因為他們有未來,而未來無限可能。」加油各位,做個好樣的男人、有肩膀的男人吧!如果你將來找到掃便所的工作,那就把便所刷洗得像是自己的皇宮一樣吧!有一個人就是因為把便所刷得跟皇宮一樣,幾年後開了一家專業的清潔便所公司。毒蜂先生也不會永遠在菜市場賣水果,他也期待自己有一天能像便所國王一樣,擁有自己的未來。如果不能呢?毒蜂先生說:「阿有要緊~我三餐有吃飽,睡有地方睡,安ㄋㄟ就很快樂了!我現在是真的很快樂、很滿足!」
 
你一定不知道我有多麼希望可以看見兒女們的未來,但我總是先告訴自己:「要先能夠吹到明年的生日蠟燭。」讓我們一起加油好嗎?我為了吹每一年的生日蠟燭努力活著,你也為你自己的未來努力打拼好嗎?不努力,枉費這一生來做「人」喲!
 
兄弟們,準備好了嗎?就快要換你們出場了喲~
祝福哥哥和弟弟們還有轉佛珠阿伯:找到新的方向!

2010'1'7
不管是犯罪人還是癌症病人,要站在一個蕭瑟的人生風景上向前邁進,應該是舉步維艱的吧。

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