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086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家有綠色九號

想 應該要讓大菩薩知道。 我抱馬桶,他抱我。 我說:「吐完感覺好多了。」量,約可裝一個飯碗。 回床上躺。 七點五十分 又有反嘔的感覺升起,預防萬一提前起身抱馬桶。 量,3~4個飯碗。 我抱頭撐著馬桶,大菩薩抱我。 他說:「我看要送你去醫院了。」 又,再嘔一碗出來。 九點七分我們已經坐在急診醫生面前回答問題 全身軟弱無力,我說:「我可以趴在你的桌子上嗎?」 醫生回答可以。對面桌子的主任站起來說:「不用趴在桌子,我找一張床給你躺。」 主任帶我進留觀區,幫我推來一張病床。 接著護士來打止血針、止吐針、量血壓,說下午照胃鏡。 聽說有無痛無感胃鏡,醫生說有,但我目前的情形不可以做那種的。 止吐針打下去馬上激烈反嘔,硬生生又吐一堆鮮血。 護士拿小藍管從我的鼻孔塞進去,說我有休克現象,小藍管送來的氧氣會讓我好一點。 大菩薩在我旁邊陪我:持大悲咒。很渴,大菩薩用棉花棒沾溫開水塗我嘴唇,還是很渴。醫生說也可以漱口,這主意不錯。中午大菩薩吃排骨便當,油味讓我反嘔,飯後喝沙士....那開瓶聲、吞嚥聲、氣泡聲....好美好誘人,我好想喝呦! 沒照過胃鏡所以很勇敢一點兒都不害怕,照過才知道...看~西方醫學十大酷刑! 坐在外面等著被推回急診處時醫生來問:「你常喝酒。」沒有喝酒。 醫生說那奇怪....我馬上給他答案:「我化療,經常噁心、反嘔、嘔吐。」 那難怪。他說。消化性潰瘍及胃食道逆流。出血位置在胃鏡照射時已經將傷口止血。 因此貧血,但不至於需要輸血,要我靠吃東西補回來。 我自我判斷認為「不會是這一次」,腫瘤引起的動或靜脈破裂出血,不會這麼少量,不會停止。事實上我嚇到大菩薩和當天出現在我身邊的人,師姑姊姊沒有去跟醫生的診,而是到處找電鍋或電磁爐,熬煮稀飯要讓我照完胃鏡之後暖胃..大菩薩出門前抓起攝影機,他想:小孩都在上學,回來看不到阿咪的話,總要有什麼可以讓他們知道的.....。 我愛你們 對不起 請原諒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