傾聽‧我說

關於部落格
listen...


var _gaq = _gaq || [];
_gaq.push(['_setAccount', 'UA-19608759-1']);
_gaq.push(['_trackPageview']);

(function() {
var ga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ga.type = 'text/javascript'; ga.async = true;
ga.src = ('https:'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? 'https://ssl' : 'http://www') + '.google-analytics.com/ga.js';
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'script'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ga, s);
})();



#mainFrame,#mainFrame2,#viewPicDiv{top:0}
#chromemenu{display:none;}
  • 10649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夢見之二

他說,昨天晚上夢到阿咪了。在夢裡,他準備和朋友出去玩,想找阿咪拿錢,結果阿咪跟他說:「我自己也沒有錢,怎麼給你錢?」

夢醒之後,ㄤ古應該是把這件事情掛在心上,一直等到有機會才開口問我。我問ㄤ古,夢裡的阿咪有沒有缺錢或焦躁的樣子。

ㄤ古說:「沒有,她就像平常那樣子,穿的衣服也是。」

佑佑插嘴了:「阿良不是有給阿咪燒好幾億好幾億,還有坐船的票?」佑佑指的是,我的妹夫阿良在王母娘娘廟幫阿咪燒王船的事情,阿良說,他幫阿咪燒了好些冥幣,還有上王船的船票。

貝貝也跟著加入評論:「對啊,有這麼多錢怎麼會缺錢?」

兩個姊妹幾哩呱啦地說,倒是ㄤ古默默地聽著,沒多說話。我於是跟小孩們說:「那就先這樣吧,讓我想一想。如果阿咪真的缺錢,那麼她應該還會再說。」

我花了幾天的時間想這個夢所要傳遞的訊息,同時也在等待我自己或是小孩們會不會再作夢。

那次談話之後的一個禮拜,我們都沒有再夢到阿咪。不過生活裡面發生的事情,倒是讓夢的訊息變得清楚了。

某一天,還是在車上,我跟ㄤ古說:「我知道你那個夢的意思了。夢是說,你如果有什麼需要的話,已經不是找阿咪了,要找我,懂嗎?所以,不是燒不燒紙錢的問題,我也不覺得她的狀況會用到錢。」

ㄤ古簡單地回了「嗯」的一聲,隨即又沒入耳機的世界裡。

ㄤ古就像這個年記得許多小孩一樣,每天都漂浮在耳機的世界裡,有的時候像鯨魚一樣跳出來噴一口氣,倏地就又沒入了深深的海洋裡。我發現很難清楚地知道他們在想什麼,除非他們興頭來了,冒出水面想跟你講話。不過這件事,ㄤ古應該是同意我的吧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