傾聽‧我說

關於部落格
listen...


var _gaq = _gaq || [];
_gaq.push(['_setAccount', 'UA-19608759-1']);
_gaq.push(['_trackPageview']);

(function() {
var ga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ga.type = 'text/javascript'; ga.async = true;
ga.src = ('https:'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? 'https://ssl' : 'http://www') + '.google-analytics.com/ga.js';
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'script'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ga, s);
})();



#mainFrame,#mainFrame2,#viewPicDiv{top:0}
#chromemenu{display:none;}
  • 10649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背孝經?背現代詩啦!


佑佑在背誦〈孝經〉時,連章節標題都一併背了,因此她會背「開宗明義章第一…」、「天子章第二…」、「諸侯章第三…」、「卿大夫章第四…」、「士章第五…」,和「庶人章第六」等等。我一邊聽,一邊在腦袋裡冒泡泡:「佑佑會懂什麼是天子、諸侯、卿大夫嗎?」我請佑佑停下來,仔細問她一下老師有沒有解釋經文,當然還包括她懂不懂自己在背些什麼。

佑佑說,老師有跟他們解釋經文,但是很多她都聽不懂。

「那不懂的東西為什麼要背,有沒有這樣問老師?」我問佑佑。

「老師說不懂沒關係,先背起來以後就會懂了。」佑佑回答我。

沒有問佑佑之前,我是腦袋裡冒泡泡,問完佑佑之後,我是整個XX都冒火。

「這是哪門子的經典文化教育啊!」我真想大叫,真想罵髒話。

我不想責怪一線的老師,因為這不是「沒有教學創意」或「填鴨式教學」復甦(有消失過嗎?)的問題。因此,不是他們的錯。

讓我生氣的,涉及了更深刻、更本質的問題。

如果我的理解沒錯的話,諸如〈弟子規〉、〈三字經〉、〈孝經〉等,是傳統私塾教育裡頭拿來「啟蒙」學子的文本。「啟蒙」大致有兩層意思,第一層涉及的是「文字」,透過這些文本,將學子帶入文字的世界;第二層涉及的則是「文化」,透過這些文本,將學子帶入文本所揭諸的人文世界。而這其中最主要的,當然就是倫常關係,也就是人與人之間的一些道德或行為規範。換句話說,學子們不僅透過這些啟蒙文本識字,同時也學到了他們的生活世界中諸多的道德和行為規範。

如果這樣理解沒什麼大錯的話,問題就來了。同樣的文本,類似年齡的小孩,以同樣的方式背誦相同的文本,在二十一世紀的現代,會出現完全不同的知識效果。我們的小孩是以這種方式來識字嗎?不是。我們的小孩需要透過這些文本,來學習傳統的人倫規範,彷彿它們還是當代的人倫規範嗎?不需要。

我不是主張小孩不需要懂得什麼是孝、什麼是規矩;小孩需要懂得什麼是孝、什麼是規矩,就像是大人也需要懂得什麼是養、什麼是傾聽。

但是在他們的年紀,小孩真的需要知道什麼是「天子之孝」、什麼是「諸侯之孝」、什麼是「卿大夫之孝」,什麼是「士之孝」,而什麼又是「庶人之孝」嗎?如果進一步追問,那麼我的小孩是要認同的,是哪一種孝呢?「天子之孝」比「庶人之孝」高檔嗎?

我們到底是活在那個年代啊,我不禁要問。如果這些傳統社會的人倫範疇,總是這麼囫圇吞棗地被灌進小朋友的腦袋裡,那麼我們實在沒有理由、也不能責怪那些還把王建煊當成是「包青天」,把馬英九當成是「一代明君」,把八卦扒糞當做是民主「諍言」的人啊。因為這種把舊時代文本囫圇吞棗的所謂「經典文化教育」,它不斷生產的,就是「不知今夕是何夕」、「錯把總統當皇帝」的糨糊腦袋。

那小朋友需要「經典文化教育」嗎?我知道我們不能對舊時代、對中文世界豐沛的文化資源無知,而且我們也慢慢發現,所謂的「現代文化」,在很多方面的確沒有「傳統文化」來得讓人激賞。但是像現在這樣的「經典文化教育」?

算了吧,饒了小朋友的腦袋,讓他們玩點有趣的,好嗎?

前一陣子,詩人葉覓覓(當葉覓覓還不是葉覓覓的時候,曾經是People生活館的客人,和貝貝、佑佑算是舊識,她們都暱稱她為「愛喝紅茶的小鄉」)到花蓮來參加今年的太平洋詩歌節,我帶貝貝和佑佑到松園別館去聽她讀詩,還得了一本她最近出版的詩集《越車越遠》。《越車越遠》有很特別的內文印刷,還有很愛長鬍鬚的布外套,兩個小女生都很喜歡這本詩集,不時會把長了鬍子的《越車越遠》從封套裡頭拿出來讀詩給我聽。這個禮拜的某一天,佑佑又是早早寫完了功課(讓姊姊恨得牙癢癢的),拿著《越車越遠》就進閨房讀詩去了。沒一會兒,佑佑竟然拿著詩集,說要背詩給我聽。

我嚇呆了。

佑佑從頭到尾背完了葉覓覓的〈他們在那裡而我不在〉。



背孝經?背現代詩啦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