傾聽‧我說

關於部落格
listen...


var _gaq = _gaq || [];
_gaq.push(['_setAccount', 'UA-19608759-1']);
_gaq.push(['_trackPageview']);

(function() {
var ga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ga.type = 'text/javascript'; ga.async = true;
ga.src = ('https:'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? 'https://ssl' : 'http://www') + '.google-analytics.com/ga.js';
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'script'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ga, s);
})();



#mainFrame,#mainFrame2,#viewPicDiv{top:0}
#chromemenu{display:none;}
  • 10649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上學途中


今天早上,是屬於稍稍拖拍、早餐要帶到學校的日子,不過我刻意提醒自己不要嘮叨碎念,維持一個好心情陪小孩走路上學。離開早餐店之後,貝貝和我並肩走著,突然回頭說:「爸~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。前面很長,忘記了,只記得後面。」

「夢喔?你講。」我把原本戴著的耳機拿下。

「就是啊,有兩個男人,一個胖胖的,一個高高瘦瘦的。胖胖的人當時躺在病床上,看起來快死掉了,頭上都是血。瘦瘦的男人坐在沙發上,問胖胖的男人:『那XXX咧?』(貝貝說,名字忘記了)。胖胖的男人說:『是默娘啦!』然後就倒向瘦瘦的男人,好像死掉了。瘦瘦的男人說:『可憐的孩子。』就這樣。然後就被鬧鐘吵醒了。」貝貝把這個不長的夢,一口氣說完。

一邊聽貝貝說夢,我的眼尾餘光也注意著佑佑,畢竟是條車來車往的道路啊。佑佑雖然一開始落在後頭,看到我和貝貝在說話,腳步就慢慢跟上了。

「妳說有兩個男人,胖胖的那個躺在床上,他給妳的印象呢,有沒有讓妳聯想到什麼?」我體內的心理師蠢蠢欲動。

「啊,什麼意思?」貝貝一副不解的樣子。我想起上次這麼問ㄤ古時,也撞上了這道牆。要小孩自由聯想,似乎得用列舉的方式。

「他有沒有讓妳想到誰?給妳的感覺怎麼樣?周圍是什麼樣子啊?」

「嗯,不知道。」還是撞牆。

「再想想,應該會有一些什麼。」我直覺這個夢有點意思,希望貝貝不要放棄。

「我想到了,胖胖的那個男人長得像柯南裡面的那個警長,然後他躺的那個床,就像是醫院裡的病床。」牆總算有缺口了。

「那個警長給妳的感覺咧,還有沒有想到什麼?」我想乘勝追擊。

「沒有了。」好厚的牆啊。

「那個前面穿綠色衣服的是我同學。」佑佑不甘寂寞,從後頭插嘴。大約一百公尺之外,有三個小朋友也在往學校的方向前進。裡頭的確有一個穿著綠色外套的小孩。不過,隔著這麼遠的距離,看不出來是男是女。

一輛載著小孩的摩托車從我們身邊經過,到前方小朋友的旁邊,停了下來。

「彭心佑!」有一個小孩的聲音,從前方大聲朝著我們的方向嚷嚷。佑佑仔細看了一下,認出是誰,腳步於是加快,前方的小孩也往我們這個方向回流。

「唉,夢講不下去了。」我在心裡暗暗想著。於是,我和坐在摩托車上的父親打招呼,說我今天會陪小孩走路上學,他可以把小孩放著一起走,小朋友有伴,我在旁邊看著也安全。同學的父親跟我道謝,車頭一轉,反方向走了。

小孩快樂地在我前頭走著,七嘴八舌。剎那間,我覺得自己很像牧羊犬,不過奇怪的是,羊群怎麼會愈牧愈龐大?

「哈囉,怎麼這~麼多人啊!」一個強有力的招呼,從我身後很快地繞到前頭來。原來是早上校門前的糾察爸爸。上次貝貝班上出遊,也是他在幫忙維持交通秩序。是個很可靠、像拳師犬一樣的男人。

糾察爸爸從後頭的背包拿出一個塑膠袋,裡頭裝著一大把五顏六色的筆。那可不是隨便的筆,每一枝筆的後頭,都安著拇指大的雞飾物。糾察爸爸讚美貝貝佑佑,說她們倆每次經過校門口,都會很有禮貌地跟他打招呼。然後,他拿著那袋筆,對著小朋友說:「來!你們都很有禮貌,每個人送你們一枝筆。」

好幾隻小手伸了過來,接著幾個小身形也擠了過來。小手紛紛抓著筆,猶豫著是要抓住手中的這枝離開,還是要放掉再抓另外一枝。雞飾物筆是個意外的禮物插曲,上學的動線在禮物的周邊形成了小漩渦,盤旋、逗留。

時間耽誤了。七點三十五分。小孩會沒有時間好好吃早餐。我像盡責的牧羊犬,驅趕他們前進。拿著禮物嘰嘰喳喳的小孩,有點像臉盆裡過度興奮的大肚魚,很怕他們突然從盆裡跳出來,被路過無心的大腳「啪」地踩爆。

還好校門近了。

穿著棕色外套的校長先生望著我們的方向,笑著說:「你們今天一個路隊啊!」我也笑著回應:「本來只帶兩個,誰知道愈走愈多!」

小孩們在校門口集結,「嗶」的一聲後,路障舉起,糾察老師帶著他們快速通過馬路。我抬頭,看著美麗的大山,動身繼續前進。

「河堤今天一定很美。」我看著路的盡頭,延長後還沒整修完成的河堤,心裡這麼期待著。再四十分鐘,我會回到家,再四十分鐘,小孩也會打掃完畢,開始上第一堂課。

「要認真啊,今天。」我把腳步加快,讓自己感覺到活力。

夢,就先這麼孵著吧。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