傾聽‧我說

關於部落格
listen...


var _gaq = _gaq || [];
_gaq.push(['_setAccount', 'UA-19608759-1']);
_gaq.push(['_trackPageview']);

(function() {
var ga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ga.type = 'text/javascript'; ga.async = true;
ga.src = ('https:'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? 'https://ssl' : 'http://www') + '.google-analytics.com/ga.js';
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'script'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ga, s);
})();



#mainFrame,#mainFrame2,#viewPicDiv{top:0}
#chromemenu{display:none;}
  • 10649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自己來


早上四點多,我被冷冽的空氣凍醒。透過百葉窗看到的是暗黑昏黃的街景,曙光還沒出現。我發現自己的喉嚨腫痛,難得的乾冷的空氣,還真是一點幫助都沒有。我把頭埋進被窩,試著在裡頭製造一點溫濕的空間,讓喉頭舒服一點,同時,我也在朦朧的意識中試著辨識自己為什麼早起,是因為冷,還是有其他的緣故。

再醒過來,已經六點。我在床上等待,沒一會兒,就聽到貝貝的腳步聲下樓。貝貝刷牙時,ㄤ古也起來了。我坐起身,準備下樓煮豆漿,發現樓上有比較活潑的腳步聲。「沒想到佑佑也起床了。」我覺得有點驚訝,平常這位小姐可是需要三催四請的,把我的耐性磨光了才會睡眼惺忪地下樓。

我下樓放了一杯半的有機黃豆在豆漿機裡,抬頭看一下時間,六點十五分。二十分鐘後,豆漿就會煮好,不知道趕不趕得上ㄤ古出門。我只有披著一件薄外套,準備完豆漿材料後就又匆匆上樓。

貝貝拿著一袋冷凍的培根上樓。「跟我講你怎麼剝的,我不會。」貝貝這麼請求。剝培根其實沒什麼竅門,不要怕凍手指就好,我撥了四片,把剩下的留給貝貝自己做。貝貝下樓後,我突然才想到,啊!要拍照。

我拿著相機匆匆下樓,貝貝在廚房煎培根,佑佑在啃夾蛋土司,ㄤ古則不見人影,應該是上樓拿東西準備出門了。下面幾張照片,記錄了貝貝和佑佑好久沒有自己動手做的早餐: 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