傾聽‧我說

關於部落格
listen...


var _gaq = _gaq || [];
_gaq.push(['_setAccount', 'UA-19608759-1']);
_gaq.push(['_trackPageview']);

(function() {
var ga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ga.type = 'text/javascript'; ga.async = true;
ga.src = ('https:'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? 'https://ssl' : 'http://www') + '.google-analytics.com/ga.js';
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'script'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ga, s);
})();



#mainFrame,#mainFrame2,#viewPicDiv{top:0}
#chromemenu{display:none;}
  • 10649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上學途中繼續孵夢


比起昨天,今天的溫度相對舒服。走了大概一半的路,我讓貝貝開始談那個讓她覺得很奇怪的夢。那天談到的是胖胖的男人,我接著問她,那麼那個瘦瘦的男人呢?貝貝說,瘦瘦的男人一樣讓她想到柯南,裡頭也有一個瘦瘦的男人。然後呢?沒有了。貝貝對於柯南,其實沒有特別的喜好,問她對柯南有些什麼想法,也是撞牆。胖胖的男人指向柯南,瘦瘦的男人也是指向柯南,兩個都是到這裡就斷線了。

一個矮矮胖胖的男人,和一個瘦瘦高高的男人,我不禁想到一對很出名的朋友檔,七爺和八爺。但這畢竟是「我」的聯想,不是貝貝的。不過既然個別的聯想很快就斷線,那麼對於這個組合,貝貝會不會有什麼聯想呢?於是我問貝貝:「那麼,一個高高瘦瘦的男人,和一個矮矮胖胖的男人,妳會想到什麼?」

「七爺和八爺。」貝貝說。

「那七爺和八爺讓妳想到…」我試探性地這麼問。

「想到阿咪。」貝貝一點沒有猶豫,斬釘截鐵地這麼說。反倒是提出問題的我,對於她的快速反應覺得驚奇(相對於前面聯想的不斷撞牆)。我請貝貝多說一點,她說,她忘記七爺和八爺的故事到底說些什麼,但是她記得很清楚,這個故事是阿咪講給她聽的。

「默娘」的聯想也很有意思。我問貝貝「默娘」是什麼,她說,默娘就是媽祖。那為什麼媽祖會叫做默娘呢?貝貝說,因為默娘出生後不僅沒有哭,還有笑臉,因此被家人命名為默娘。她這麼說,讓我不禁想起貝貝在阿咪過世後的樣子:她總是表現得很堅強,不太因為阿咪的事情掉眼淚。默娘,一個在所有人都會哭的時刻,不僅不哭還要笑著的孩子,其實用來描述阿咪過世後的貝貝,是相當貼切的。

貝貝說,不要常常因為阿咪而哭,是她和阿咪之間的承諾。這也就是說,「默娘」是貝貝和阿咪之間的一個承諾。如此一來,為什麼高瘦男人和矮胖男人這個組合的聯想,會是「七爺和八爺」,也有頭緒了。因為連繫著七爺和八爺的,是什麼呢?簡單地說,就是一個「就算死亡也要守護的承諾」。

**********
在寫上面一段文字時,貝貝剛看完我為她和佑佑準備的電影,在旁邊盯著看我打字,我問她七爺八爺的故事在講些什麼,她談到了橋、有一個朋友在橋下等,然後被淹死了,而故事到底想傳達什麼,她卻忘記了。她要求我孤狗一下,我找到一個比較口語化的兒童版本讓她讀。我可以看到,站在旁邊的她很認真地在讀網頁上的故事,讀完之後,我問她這個故事要講些什麼,她先回答我「友誼」,我繼續追問,她接著說「承諾」。
**********

我當初直覺這個夢有點意思時,就覺得這個夢應該跟阿咪有關。不過我最初以為,躺在床上的胖胖男人可能是阿咪,而貝貝的夢似乎某種程度是在重演跟阿咪死亡有關的場景。不過,這和之前我在分析治療中,對病人夢境的直覺沒有太大的差別,我對夢可能蘊含著什麼深意的直覺是準確無誤的,但是對於夢的最初詮釋,這次和以前一個樣,總是和後來聯想出來的關連性相去甚遠,離了譜兒。在接下來的路上,我試著讓貝貝從已經張開了的聯想片段去勾連,看這些一塊一塊的聯想叢,能不能由她自己拼出什麼意思來。結果,這個任務顯然對她有點困難,她說:「我想不出來」。

我從已經有的聯想片段裡頭其實已經發覺,躺在床上的那個胖胖的男人,可能不是阿咪,而是如同八爺般信守著承諾的貝貝,她自己。剛剛也問了貝貝,那個胖胖的男人躺的病床,像是阿咪躺的病床嗎?貝貝說不是,那張床比較像是以前的那種白色病床,躺下去整個人都會被包起來,像是「歲月神偷」裡頭的那種病床。

胖胖的男人受傷了,快死了,但是他還是信守著「默娘」的承諾。相對於床上的胖八爺,坐在沙發上高高瘦瘦的男人,就是七爺了。那麼阿咪不是躺在床上的胖男人,而反倒可能是坐在沙發上,和八爺有著生死承諾的七爺。胖男人倒在瘦男人身上,瘦男人說「可憐的孩子」的最後場景,在這個脈絡之下也有意義了。倒下去不見得是死了,也有可能是撒嬌或尋求安慰。對貝貝來說,特別是如此。因為這個動作,其實是她常常出現的撒嬌動作。

胖男人(貝貝)說:「是默娘啦」(我信守『不哭、而且要笑』的承諾囉),然後倒在瘦男人的身上(撒嬌),瘦男人(阿咪)則說:「可憐的孩子。」(看見『默娘』的委屈),然後在懷中疼惜著胖男人(貝貝)。

這個簡短的夢,我能夠掌握的,目前大概就這麼多了。啊,還有一個,柯南。我在上學的路上就跟貝貝預告,她的夢大概都會不太好分析,因為她喜歡讀推理小說(就像柯南一樣吧)。我舉佑佑上次夢到阿咪、卡通般的夢的例子給貝貝聽,貝貝大笑。

夢是相當神奇的,孩子的夢亦然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