傾聽‧我說

關於部落格
listen...


var _gaq = _gaq || [];
_gaq.push(['_setAccount', 'UA-19608759-1']);
_gaq.push(['_trackPageview']);

(function() {
var ga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ga.type = 'text/javascript'; ga.async = true;
ga.src = ('https:'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? 'https://ssl' : 'http://www') + '.google-analytics.com/ga.js';
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'script'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ga, s);
})();



#mainFrame,#mainFrame2,#viewPicDiv{top:0}
#chromemenu{display:none;}
  • 10649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唉,功課為什麼要寫那麼久呢?


孩子們從美國回到台灣之後,最常抱怨的一件事情,就是寫功課。剛回來的那段期間,貝貝和佑佑會一直抱怨一直抱怨,問我說為什麼在美國時回家的功課那麼少,回到台灣就要寫那麼多功課。因為她們不只抱怨一次,因此面對這個問題,我也給過好幾個答案。不想多做解釋時,我會直接跟她們說:「台灣就是這樣,妳們要習慣。」有時候,我會試著從台灣的老師和家長的互動關係,來跟她們解釋:「老師如果不多出一點功課,有一些家長會覺得小孩沒有在學習,而且老師也沒有盡到責任。」也有些時候,我會戲謔地說:「小孩沒有功課,家長會不知道拿他們怎麼辦,難道放他們一直看電視嗎?」

不過,回來的時間一久,貝貝和佑佑也就慢慢習慣、認份了,除了有的時候會和Frankie(她們的姊妹淘)一起抱怨功課好多都寫不完之外,通常只有在別人問起在美國讀書的情況時,她們才會好像被按到按鈕一樣,用力地緬懷那段寫完功課只要半個小時的時光。

的確,時間久了,就淡忘了,到最後可能連什麼是快樂的童年生活,都會一起給忘了。

除了星期三和星期五之外,貝貝和佑佑都是四點十分放學,然後跟著路隊一起走路回家。我在書房聽到樓下門鈴響起時,大概會是在四點三十分左右。貝貝正處於發育階段,她的胃像是大黑洞,總是填不滿,尤其是放學後這段時間,她回家的第一句話總是:「爸,我好餓!」因此,回家後的這一小段時光,沒有例外地,總是餵食時間,我不是帶她們去買好吃的水煎包,就是帶她們去吃炸地瓜配丸子湯(然後我吃臭豆腐);如果不出門,我就要在家裡準備一些餅乾水果、剩飯剩菜,最起碼也要有一些類似芝麻糊之類的即溶沖泡包,不然兩個女生不會讓我耳根清淨,會在旁邊一直「哭餓」(請用閩南語發音)。

這一段點心時間不會太長,最多一個小時。然後我和她們就要各就定位。煮飯的日子我會到廚房開始洗米切菜,不然就是回到書房繼續讀書寫字,而她們兩個呢,或許再幫忙做點家事(曬衣服收衣服折衣服,六點鐘幫忙倒垃圾廚餘回收),接著就是坐到書桌前開始寫功課。

我們家的用餐時間大概是六點半開始,七點半就會結束,而她們兩個人的功課幾乎總是要寫到九點半之後,因此加加減減,每天花在功課上的時間,最起碼要兩個小時,誇張一點,可能要到三個半小時。仔細想想,扣掉吃東西、盥洗,和做家事的時間,就幾乎什麼時間都沒有了。因此,真要有一些時間可以做點什麼,總是要等到週末的到來。

因此,身為她們父親的我,對於小孩寫功課需要花掉這麼多的時間,一直很有意見。

阿咪還在的時候,監督小孩寫功課這件事情幾乎不歸我管(阿咪把數學作業的檢查推給我,其他的她會都自己看,然後在聯絡簿上簽名,美勞的功課她還會自己跳進去做,搞得比小孩還起勁),但是那時候我也已經注意到,小孩寫功課花了很多時間,因此不時和阿咪討論問題的關鍵到底在哪裡,該怎麼幫她們把寫功課的時間縮短。我們都希望,小孩回家後不要只是寫功課,那樣的日子多無趣啊!除了寫功課,其實可以做的事情不是還有很多嗎?可以出去和朋友玩,可以在社區騎腳踏車,可以溜直排輪,可以養植物,可以摺紙,可以看書,可以聽音樂,可以彈鋼琴,可以吹直笛,可以找DVD看,甚至可以躺著耍賴,什麼都不做也很好。為什麼要讓寫功課這件事情,佔據這麼大的一個位置?

因此,身為她們父親的我,會希望幫忙找出問題,想出解決的辦法,讓她們不要每天都聽到我嘮叨:「好了,去寫功課。」「功課寫完了沒?」「怎麼還不拿功課給我看?」「妳們到底要寫到什麼時候?」

貝貝和佑佑兩個人是兩種性子,因此寫功課耗時間的理由也不一樣。佑佑好動,容易分心(也容易讓別人分心,因為她總要發出各種聲音),所以功課寫很久,常常是寫沒幾個字就開始玩,或做起別的事情,因此既使功課的份量不多,也得花上很久的時間才會寫完。可是如果給她一個很強的動機(例如,她和朋友約好寫完功課出去放風箏),她可以用飛快的速度寫完,然後一溜煙地就消失無蹤。

貝貝就不一樣了。貝貝做功課很認真,寫國字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用刻的,寫數學也不馬虎,有時候算完了還要用計算機算過,才算是完成。不過,所有的功課裡她花最多時間的,是生字造詞,而這也是今天她被我訓話的主要原因。貝貝在造詞時,用的是教育部的線上辭典。由於每一個生字都要造兩個詞,因此她會從網路上找到兩組有這個生字的「成語」,看了解釋,然後抄進她的作業本裡頭。我再強調一次,她會特別找的,是四個字的成語,而不是一般兩個字構成的詞。例如,今天的「江」這個字,她就找了「三江五嶽」和「偏安江左」這兩組成語;而「鬼」這個字,她就找了「鬼計多端」和「鬼使神差」這兩組成語。

我發現她這樣的作法已經好一陣子了,我也不止一次地跟她說,不需要找四個字的成語,腦子裡想到什麼兩個字的詞,會寫的就可以直接寫了,甚至連查辭典都不需要。我說,要這樣才會快,不然每一個字都查辭典,都要找到四個字的成語,意思還不見得懂,這樣太花時間,也太沒有意義了。貝貝有一陣子改過來了,我以為她聽懂了,可是慢慢地,她又開始找成語、抄成語。

今天,貝貝分兩次把功課給我,第一次給我的是數學和國字抄寫,第二次給我的則是生字造詞。問題是,這兩次中間隔了將近一個小時。一個小時的時間,就為了完成三頁半的生字造詞。我看到她抄了那麼多成語,其中還有諸如「偏安江左」之類的偏冷僻的成語,我就開始上火了:「貝貝,妳過來!」

接著,我就遮住造詞的部分,請她看著生字,看她記不記得自己用生字造了什麼詞,她支支吾吾,很多都不記得了。然後,我再問她其中的一些成語,看她知不知道是什麼意思,很多她也答不出來。最後,我再請她看著那些生字,把她馬上聯想到的詞說出來,結果幾乎大半都不需要查辭典,就可以依生字造出詞來。

「那妳花了那麼多的時間,一個小時耶,妳到底在幹什麼?為什麼不照我跟妳講的方法寫就好?妳到底是在堅持什麼,告訴我?」我很生氣地對貝貝說。

貝貝什麼都沒說,就是直挺挺地立在我身旁。我再追問,她的眼眶就紅了,然後淚珠就慢慢滾下來,接著鼻涕也來湊熱鬧了。我放鬆自己,讓自己用軟一點的語調再問她一次,貝貝這才開口,說:「我想贏」。

她說,她的老師在每一課結束之後,幾乎都會有造詞的比賽,而四個字的成語比兩個字的造詞,在得分上要整整多上一倍。因此,貝貝的算盤是,她不想寫那些她已經會的詞,而是要找一些自己不會、別人可能也不會的四字成語寫在生字造詞的本子上,這樣在比賽前她就可以拿著本子強記,憑那些成語在造詞比賽時贏過她的同學。

我聽完她的理由,心裡的感覺真是複雜。

「真是個上進的孩子,不是嗎?」我想很多父母可能要這樣想。照常理來看,小孩這麼有學習動機,得到的應該是鼓勵,而不是訓斥,是吧?然而,我同時也看到,她這樣的學習其實並不徹底,她並不是因為成語的典故有趣,而查成語、記成語,她是為了要「贏」,而讓自己強記。成語的典故,成語的意義,甚至那句成語怎麼說,她都不見得搞懂。她想贏,需要這些成語,但是她又不是真的對它們感興趣,因此她也想早早把功課寫完,交差了事。到頭來,那些成語學得半生不熟的,真的能留在腦子裡就謝天謝地了,更不可能懂得怎麼用。

這樣的贏,除了「贏」本身之外,有什麼意義呢?她是要取悅誰?要得到誰的讚賞呢?而為了要贏,她又要付出哪些代價呢?我的訓話,就是帶著她一起去想這些問題。這不是我第一次和她談這件事情,不過倒是第一次耐著性子和她一起想這些問題(雖然還是兇巴巴地沒好口氣)。

其實,這些問題不只問她,也問我自己。

我跟貝貝說,妳的爸爸很奇怪,因為很多家長都希望自己的小孩有「贏」的精神,而我卻希望妳想想自己為什麼要贏,要花那麼多時間寫功課。我沒有跟貝貝說的是,我實在不想當謀殺小孩童年的共犯。

教育,好像常常不知不覺地就把小孩給框起來,幫小孩設了目標,然後鼓舞小孩朝著目標前進、努力奮鬥。至於這個目標是否虛幻,達到這個目標會不會付出太大的代價,在過程中似乎就逐漸不再是個問題,慢慢退到背景,然後就被淡忘了。

童年,常常也就這麼被淡忘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