傾聽‧我說
關於部落格
listen...


var _gaq = _gaq || [];
_gaq.push(['_setAccount', 'UA-19608759-1']);
_gaq.push(['_trackPageview']);

(function() {
var ga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ga.type = 'text/javascript'; ga.async = true;
ga.src = ('https:'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? 'https://ssl' : 'http://www') + '.google-analytics.com/ga.js';
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'script'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ga, s);
})();



#mainFrame,#mainFrame2,#viewPicDiv{top:0}
#chromemenu{display:none;}
  • 10655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母親節

掃墓就是去整理墓園、祭拜祖先,那在溽熱中拿鐮刀揮汗砍草的記憶我是有的,但是植存無墓可掃啊,去法鼓山的生命園區實在很難和「掃墓」這件事關連在一起。

況且,我也不覺得歷慎是被我們「葬」在那裡了,她大部分的骨灰是被植入了生命園區的土壤,但是在我的想像裡,我幫她找到的是一個可以徜徉、可以安歇的好地方,愛拈花惹草的她照護著滿山的花草樹木,還有法鼓山的暮鼓晨鐘為伴。

歷慎有少部分的骨灰被我留起來,分裝在幾個精緻的小容器裡頭。小孩和我各自保有一個小小的手工琉璃瓶,裡頭裝著她的骨灰。我跟小孩說,那是我們和阿咪溝通時的「天線」。想念的時候握著它,可以說話給阿咪聽;離家的時候帶著它,阿咪可以給你勇氣,就像她無數次做過的那樣。

還有一小部分的骨灰擺在家裡的神聖空間,和達賴、藥師佛、祈願觀音同在。小孩考試有好成績、不小心受傷、做錯事挨罵了,我都會讓他們去給阿咪燒根香,報告一下。對小孩和我來說,家裡的這個神聖空間,就是歷慎最常存在的地方,無須外求。

然後就是五月了。進入五月之後,我的人似乎進入了一種「溫習」的狀態,常常不自主地想起去年的這個時間發生了哪些事情:四月,歷慎吐血,之後開始病情急轉直下;去醫院跟高醫師告別,不再回診治療;每兩個禮拜到淡水去找老中醫;五月初,擔心她再有狀況,提早過母親節。

那是歷慎和我們在一起過的最後一個母親節。

今年,歷慎的人不在,但在母親節的當天,我們還是特別外點了披薩,也吃了母親節蛋糕(感謝千慧阿姨貢獻的冰淇淋蛋糕)。然後「照慣例」,佑佑總要樂極生悲、出點亂子,於是她很帥地把還有三分之二沒吃的冰淇淋蛋糕給砸了,然後一臉無辜地請求協助。

昨天,貝貝從學校帶回來一個心形吊飾,那是她特別為母親節做的。吊飾的兩面都寫著字,一邊寫的是要給歷慎的話:

給媽媽:
媽媽你是我心中不可少的人,雖然您不在了,但您還是永遠在我心中。
彭心貝上

另一邊則是寫給我這個爸爸的話:

給爸爸:
爸爸您辛苦了,每天都要照顧我和哥哥、妹妹。也感謝你今天來看我表演。
彭心貝上

我請貝貝把吊飾放在神聖區域,然後給阿咪點一支香,把吊飾送給她。結果今天早上,我在房間裡頭看到的是這樣的一副光景:在擺著歷慎偏愛的香水百合還有應景的康乃馨的窗台上,吊飾沒有被擺著而是大辣辣地掛著。仔細一看才發現,貝貝居然請藥師佛幫忙拎著她做的吊飾。



唉,怎麼會生出這麼可愛又沒分寸的女兒呢?

親愛的,母親節快樂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