傾聽‧我說

關於部落格
listen...


var _gaq = _gaq || [];
_gaq.push(['_setAccount', 'UA-19608759-1']);
_gaq.push(['_trackPageview']);

(function() {
var ga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ga.type = 'text/javascript'; ga.async = true;
ga.src = ('https:'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? 'https://ssl' : 'http://www') + '.google-analytics.com/ga.js';
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'script'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ga, s);
})();



#mainFrame,#mainFrame2,#viewPicDiv{top:0}
#chromemenu{display:none;}
  • 1064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劃上句點

越過了灰色的華納兄弟標誌,我們進入了暫別不到一年的世界。

那個世界變得好安靜,安靜得隔壁廳的爆破聲悶悶地穿透進來,安靜得讓我可以聽到自己心底的聲音。是啊,我想著,或許這麼安靜,就是要讓我們在跟著歡笑落淚時,也可以聽到自己心底的聲音。

於是,當哈利對那些逝去的親友說:「你們會陪著我嗎?」我跟著在黑暗中默默地流眼淚,因為我彷彿聽到親愛的她,跟著他們一起說:「我會陪你到最後。」因為知道死亡不是生命的結束,我彷彿和哈利一樣,再次又有了勇氣,知道人活著最大的敵人不是死亡,而是活著卻沒有愛,佛地魔一般的存在。

於是,我彷彿也被佛地魔重擊之後,剝落了身上的陰暗,在一片純淨的白光中,與那個睿智的長者,一同檢視生命中曾經、和現在即將面臨的重要決定。

散場的時候,貝貝不解地問:「為什麼最後你們都要笑啊?」

我不知道別人為什麼笑,但是我看著神似哈利的小孩,看著哈利的鬍渣和微胖的中年樣態,看到生命的重複和新生,我就忍不住要笑,那笑裡頭有欣慰、有淚水。

是啊,是結束了,但是,貝貝,生命也開始了呢。

我笑,或許是因為這樣吧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