傾聽‧我說

關於部落格
listen...


var _gaq = _gaq || [];
_gaq.push(['_setAccount', 'UA-19608759-1']);
_gaq.push(['_trackPageview']);

(function() {
var ga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ga.type = 'text/javascript'; ga.async = true;
ga.src = ('https:'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? 'https://ssl' : 'http://www') + '.google-analytics.com/ga.js';
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'script'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ga, s);
})();



#mainFrame,#mainFrame2,#viewPicDiv{top:0}
#chromemenu{display:none;}
  • 10634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豆沙包?

 
凹姊姊完成的豆沙包「不是啦,我要的不是那種豆沙包。」佑佑哀怨地看著我,用她特色的倒八字眉(我會學喔,不過眉頭要很用力)。
 
「我的同學在玩豆沙包,用豆子裝在布裡面的那種,我也想要。」佑佑的眼睛發亮了,倒八字眉消失。
 
「那要有布啊,我去哪裡生給妳?讓我想一想,可不可以不要今天做這件事情?」佑佑今天不用寫作業,但是要讀幾頁書,不曉得她做完了沒。
 
「可是我真的很想要豆沙包捏,用舊衣服就好啦。」倒八字眉又出現了,我好想笑。
 
「而且我想做四個。」佑佑還繼續補充。
 
對我來說,要生出這種豆沙包,比另一種吃的豆沙包要困難。吃的豆沙包只要犧牲一點睡眠就好了,這一種啊,我還得決定要犧牲哪一件衣服。況且,我現在可以犧牲的衣服,都是穿得像阿伯牌的舊內衣,做成豆沙包一點都不好看。
 
「我現在不知道要找什麼衣服給妳耶,再看看啦,好不好?」這句話,當然是百分百的敷衍。
 
我的小孩跟我相處久了,當然也都知道,「再看看」就是老爸覺得煩啦,現在不想做這件事情。聰明的佑佑在我這裡要不到豆沙包,拐個彎找姊姊去了。
 
佑佑被她的媽媽認定「上輩子一定是流浪漢」,喜歡用塑膠袋收藏各種她想要的、不想丟的小東西,但是她的這些「流浪漢收藏」,幾乎都是些零零碎碎的雜物,而且沒有分類,一堆一堆、一包一包地累積在床邊。每次都是我忍耐不住、對著她噴火(請想像庫斯拉噴火),她才會很委屈地把那些零碎東西,一樣一樣地拿出來看,然後用很捨不得的表情,對著那些被她倒一地的小東西,猶豫著是這個要丟,還是那個要丟。
 
然後呢?然後就是一天過去,東西也沒怎麼減量,我怎麼看都是一堆一堆。
 
貝貝就不一樣了。貝貝雖然也喜歡在床邊堆東西(為~什~麼~,為什麼我的小孩都喜歡堆東西),但是她會堆得比較有規則,比較有她自己的美感(我強調是「她自己的」, 因為我覺得堆東西都沒有美感啦),而且她收東西比較分門別類,也比較有再生產價值。
 
例如各種各樣的布料碎片。她的布料收藏,一部份是阿姨給她的,一部份是她自己點滴攢下來的。這些碎布料,有的變成芭比娃娃的頭巾,有的成了芭比娃娃的長裙,還有的被她拿來製作生日卡片。剛剛完成的豆沙包
 
剛剛佑佑打著赤腳(這是我禁止的~),乒乒乓乓地從樓上跑下來(這也是我禁止的!),一派輕鬆地坐在我身旁的小椅子上,說:「姊姊的布要給我用了,而且她還說她很想做,要幫我做。」

她圓圓的臉上堆著滿意的笑容。
 
我的天啊!這傢伙,不僅借到布,連工人都找好了。
 
貝貝啊,我看妳這輩子是被妹妹吃定了。

PS. 貝貝讀完之後補充,她做完豆沙包就累趴在床上了,原本要複習的書都沒力氣唸了。果真,被吃定了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佑佑自己做的豆沙包後續補充:

佑佑也作了自己的豆沙包,材料是我的阿伯牌舊內衣,將就了點。
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